分享到:
评论
推荐
顶部
开通星球号
客户端

龙眼,这是一条怎样的徒步路线?

2018-06-12 08:50:01来源:自媒体作者: 徒步中国


第一次在网上搜索“龙眼”两个字,眼前的图片上,一座巍峨雪山如渊停岳峙,一条细小红线蜿蜒其上——这不是龙眼,只是去往龙眼路上要翻过的几座高山的路线图之一。


线路之险峻,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再继续搜寻下去,龙眼,这个四姑娘山腹地的隐秘所在,却被阅尽江湖容颜的各路好汉们众口一词地赞誉有加。

当我站在日隆镇的街头

龙眼,离我似乎咫尺之遥


图文丨张涛

国家公园系列


晴雨莫测

========

我特意赶在2013年9月初(当时还未禁止穿越)来到这里,照理该是个干燥少雨、阳光明媚的初秋,足以让我顺利进入龙眼那个隐秘所在。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我却和不期而至的风雨较上了劲,只能怀着深深恨意沉沉睡去。


热水垭口是牲口能到达的最后一个地方,再往后的畜道已毁于地震,运送辎重干粮的骡马到了这就得返回。


没想到一觉醒来,懵懂中突然发现暴雨息止,一看就是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我和向导唐三哥立刻起床,赶紧收拾行装,把沉重的背包捆上马背,踏上了前往龙眼的旅程。


我们这两个人的小规模队伍行进速度很快,下午3点便在一片淫雨霏霏中赶到了大黄棚子。


大黄棚子大概是龙眼这一线路上最有人气的落脚点。不仅部分进山的游客会到这里。

深秋之前,山中的牧人也会在此时迎来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牲畜出栏。这个深山之中的临时牲畜交易市场,今天将有数百头牛等待卖出。

 

4点刚过,雨越下越大,站在外面的牛老板、放牛人都拥挤进了牛棚,不算小的棚子里加上我们一共挤了21个人进来。牛棚中间的火塘里放着几根粗大的木头,火焰熊熊燃烧,低矮的石片屋顶下青烟缭绕,把站起来的人熏得眼泪鼻涕一把把地流出来。


外面仍然哗哗下着雨夹雪,三哥说不去外面搭帐篷了,就在这牛棚挤一晚上。野外呆久了的人,一般宁愿挤在千疮百孔的破屋顶下,也不愿意睡帐篷。


垂直极限

========

早上,一个牛仔兄弟站在门口,一边穿衣服一边嘟囔:“花雪。”睡梦中的我听到这句,一下就醒了过来,不是大雪?走人!


早上8点半,我们踏进了这片细密的花雪和绵雨中。

从阴暗的山谷底部往上攀爬,山腰密集的杜鹃树林让人行走很困难,但远处山顶的阳光总是能鼓励精疲力竭的我们奋力向上。

 

今天要翻越的第一个垭口是犀牛海,这是驮马所能抵达的最远处,后面只能靠人力翻山越岭,因此牛一样壮的背夫陈三哥加入了我们的队伍。


海拔4000多米处,犀牛海清丽动人,被一夜的花雪包裹得素秀异常。海子对面,就是我们即将翻越的、海拔4330米的犀牛海垭口。


在驴友们的口口相传中,皮肤黝黑的唐三哥早就是四姑娘山的传奇人物。


据说,龙眼这条徒步线路就是他发现和开辟的,因此行走龙眼也成了他个人的品牌和标志,几乎每年都要带着不少队伍走上很多趟,可谓轻车熟路。


翻过犀牛海垭口,又翻上海拔4600米的热水垭口,下山的路开始急转直下,真正的考验就此开始。

碎石雪坡下暗藏着无数陷阱,前面人的脚印和野兽粪便就是唯一的安全路标。

 

1200米的直降距离,几乎全部围绕着一条湿滑的瀑布左右展开,犹如岩壁版的《垂直极限》。3个小时后,当我狼狈不堪地终于下到了稍微平缓的山坡上时,膝盖和脚踝都剧痛不已。


垂直极限过后,是一大片密集高耸的灌木植被区,但葱茏翠绿的表面掩盖不了它“蚂蟥花园”的恶名。“蚂蟥花园”过了之后,是一大片被野猪拱得乱七八糟的茂密灌丛。巨大的马蹄叶、茎杆和地上的长草混杂着,彻底遮断了视线,草叶混杂间,地面遍布如同陷阱般的巨石和孔洞,稍不留意就会摔个人仰马翻。


就在行走已近绝望时,一座牛棚犹如北斗星辰般出现在视线里——热水沟观察棚,正是我们今天预定抵达的宿营地!此时,摔得爬不起身的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恢弘白水台

========

第二天早上醒来,大雨早就停了,远处山顶已亮出一抹蓝蓝的天空,令人心情大好。

白水台瀑布一线飞挂,气势壮观。

 

从热水沟观察棚出来,沿着门前的水沟上行大概20多分钟,再穿过一片树林,眼前豁然开朗,宏大城墙般在身边盘绕的两侧大山竟然在不远处合拢,一个顶上覆雪、巨大城堡般的山体横亘在我们面前。


城堡那巨大的“城墙”正中间,一道银光闪闪的瀑布如蛟龙出海一般,从翠绿山体中横空出世,带着巨大的轰鸣和无限的欢腾从山体上直扑山脚。如此磅礴的气势,让刚从密林里钻出来的我顿时震惊了。走在前面的唐三哥回头看了看我,点了点头说:“怎么样?壮观吧,这就是白水台瀑布。”


瀑布的流水应该来自山上的融雪,站在山谷下方,大致能看到水流的顶端来自雪线以下的高山砾石区;如果爬上绝望坡,站在高处重新观察,就能发现那片砾石区里还有一片小小的积水海子。从砾石区流出的瀑布主流被三级主台地和数个小岩体拆分成好几段,直线跌落的巨大水流在跌落到岩壁时迸发出巨大的轰响,让瀑布的气势更加憾人。


主瀑布左右的山体上,约九条小瀑布分列两侧,如众星捧月般守护着主体,在不同的季节它们的数量或许还有增减。只有在一个湿润的雨季来到这里,我们才能亲见全画幅的震撼场景——在这云雾盘绕的世界里,九条银龙簇拥着一条巨大的神龙,裹云挟雾地横亘在眼前。

从黑乎乎的丛林中钻出来一抬头,面前这云雾盘绕世界里瀑布群组成的九条银龙簇拥着一条巨大的神龙裹云挟雾的戏剧性场景,具有给所有外来者震撼的“观影效果”。

 

半个小时后,我才不舍地离开了这片开阔的河谷地带,径直穿越右边“城墙”脚下的密林,往右直爬上山,走上了前往龙眼的绝望坡之路。说老实话,即便是为了白水台,都值得走上这一趟。


风雪垭口

========

从热水沟上到耙子桥垭口,又是一段1200米的爬升。这或许是整个穿越过程中最富视觉震撼的一段。耙子桥垭口的海拔大约4700米左右,爬到山脊转折处一探头,雪地上那道黑黝黝的、野牛踩出来的野路忽然消失,视线便直直地落入一片大雾和虚空之中。


高海拔地区的徒步,行走的路线上时常有云海的起起落落。

 

站立在垭口,犹如站在一把快刀的刀锋之上,两侧都是弥天大雾,模糊中只见两侧陡峭的山势一泄如注般狂奔而下,让人既不敢相信自己是刚从刀锋这侧爬上来,又很悲哀地要从刀锋的那一侧爬下去。


远处那道墨绿色山脊一个肉眼几乎不可见的小小豁口,三哥说,那就是我们从无人区里通往外面世界的“门”。

 

按照原计划,我们从耙子桥垭口略降一些高度后便可直接横切,再爬升不到100米就能直接翻过龙眼垭口。然而没走多远,唐三哥忽然停了下来,不停地抬头观察飘着雪花的天空,最终决定改变计划:不再横切龙眼垭口,改为继续向下,到耙子桥垭口下方的一个小海子边露营,等明天天亮天气好转,再爬上来横切龙眼垭口。


这个明显浪费体力的决定让我一时大惑不解,当时我以为唐三哥或许身体欠安,需要休整以彻底恢复体力。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决定我们能否生还的最重要、最明智的决定。下到海子边扎营时才下午3点,帐篷搭起来不到1个小时,雪花便漫天而下。


从棚子里出来往垭口爬时,偶遇身着简陋防雨装备的猎人也默不作声的奋力往上爬。

 

翌日清晨,铅云低垂,雪花四散,帐篷上压的雪足有三四十厘米厚,帐篷门都要靠两只脚才能踹开,大雪直没到膝盖处,基本寸步难行。快到正午时分,雪丝毫没见小,唐三哥终于做了决定,回撤。


我一时愣住了,毕竟龙眼已是触手可及,这一回撤,那个隐秘圣境就真成了咫尺天涯的所在了。


龙眼之梦

========

有惊无险地穿过了两个积满深雪的山间平台后,随着海拔高度的降低,积雪越来越少,降雪也随之变成了降雨。等地面上完全没有积雪的时候,我们已经下到了山谷的底部。


翻过垭口,三哥坐在山顶石头上眺望远方。哪里,有我们六天前出发的村庄。

 

一碗冒着香气的肉汤饭在手,几片咸死人的腌肉下肚,顿觉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远处,层峦叠嶂的山谷层次分明,大雨后的天空洁净如洗,夕阳下的山谷里云蒸霞蔚——我坐在牛棚高高的门槛上,完全被这光影变幻给迷住了。


柴火烧起来,牛棚里温暖如春,一天徒步10小时后僵硬的肌肉、关节也似乎慢慢被炉火烤软了下来。

 

龙眼,这个在不同人的描述里变化多端的神秘花园,现在更如同热汤上飘渺上升的蒸汽,在我的记忆里婀娜多姿却飘摇无拘。


地图

========

龙眼穿越路线图

地理公社绘制(点击图片看大图)


作者手记

========

走出石遭垭口那扇石头组成的大门,龙眼就将彻底离我远去,从开始的大雨到最后一天的大雪,这一趟专为她而来的旅行程似乎注定是不完美的。


但当我端着一碗肉汤坐在门槛上看着大山深处的这万千气象,曾经经历过的那些大雪纷飞,那些泥泞中的崩溃,那些绝望和沮丧,通通成了一丝丝美好的似乎还带着甜味的回忆,溶解在这碗汤里。


我知道,我还会再来。


作者简介

========

张涛: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曾先后供职于北京数本旅游杂志。曾出版《藏羚羊·西藏》《藏羚羊·青海》《Airtibet》等书籍,分别担任文字撰稿和图片拍摄。目前在四川某大学摄影系从事图片摄影教学。

— END —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徒步中国】活动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2018 FBLIFE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00560号 京ICP备110160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37号 越野一族(北京)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2018 FBLIFE Intera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